当前的位置>>听他咋说>>没有农药的蔬果吃不下去?“全球变暖”是伪命题?科学史学者江晓原揭秘现代科学争议
没有农药的蔬果吃不下去?“全球变暖”是伪命题?科学史学者江晓原揭秘现代科学争议
发布时间: 2018-06-17 18:18:17
作者: 曾繁宜 施晨露
科学就像是厨房里的切菜刀。菜刀有用,可以切菜;但菜刀也会伤人,使用时要格外小心。

没有农药的蔬果我们吃不下去?“全球变暖”是个伪命题?人工智能最终会导致人类退化?

 

现如今,科学应用已经深入人心,但究竟该怎么看待科学,还是存在许多争议。有人热情赞誉科学,称它是现今人类社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,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,人类发展进程中的许多问题,包括环境问题、伦理危机等,都是科学技术无序、过度发展的恶果。那么,科学的价值到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呢?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层出不穷的科学争议?

 

6月16日举行的第五期“学习读书会”上,科学史学者、上海交通大学资深教授江晓原拨开层层迷雾,为现场参与观众揭示了有关科学争议的深层问题。

 

科学是有局限性的

 

为什么会出现科学争议?江晓原解释,首先,科学争议不是指科学发展中的内部争论,也不是指科学活动中的不端行为(不端行为当然也会造成争议), 此处专指科学应用中出现的争议。科学始终在不断发展,也总是有局限的。科学的局限性在于没有无限的精度,没有绝对的确定性, 验证许多结论需要时间。另外,结论也需要证据、反例、证明、存疑。虽然科学无限趋近真实,但总有人为建构的成分,纯粹客观的科学并不存在。今天,科学已经告别了过去的纯真年代,向科学要生产力没有错,但得到了生产力的科学不再纯洁,追求经济利益,这是科学争议越来越多的主要原因。

 

“科学不断在发展,发展就是因为前面的结论不完美。因此,任何此刻的结论都是有局限的。”江晓原认为,科学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:一是精度,“科学没有绝对的精度,所有的精密科学再精密我们发射一个宇宙飞船飞到火星上,它着陆在我们指定的位置上,这仍然只是有限的精密,没有绝对的精度,也没有绝对的确定性,确定性可以是99.999999%,但是通常它不会是100%的”。二是科学是需要时间去论证的,比如今天我们知道农药对人体是有害的,而农药最初发明出来的时候,人们觉得这是个非常实用的东西,“农药用了几十年之后,现在大家对农药唯恐避之不及,即便包装写着绿色食品没有农药,人们也不信,回去还要泡在清水里泡一会儿,因为科学家告诉大家绝大部分农药是可以溶解在水里的,泡一会儿会感觉安心一点”。然而,经过15年论证之后,人们虽然确定农药有害,但已经无法避开农药了,“因为你不用农药,别人田里的虫子就会跑到你这里来。所以,为了平衡我们不得不一直用着。现在我们的空气、土壤、水里都是农药的残留物。我们没有马上被农药毒死是因为那些虫子更容易被农药杀死,因为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,经常接受农药之后,人的身体里会产生耐药性。” 所以,虽然人们知道农药有害,但仍然不得不与它在一起共存。

 

“全球变暖”可建构,“人工智能”有危害

 

在谈到科学争议中的“安全问题”时,江晓原直言,“安全不是客观的东西”,因为如果有纯粹客观的“安全”,那么必然面临一个问题:这个“安全”由谁来宣布、由谁保证?最后人们还是落入笃信专家的窠臼。江晓原以现场的报告厅举例:“如果有人告诉大家这个报告厅很快就要坍塌了,你会不会信呢?通常你不信,你希望有一个建筑专家来告诉你。”其实,如同“杯弓蛇影”的典故一样,不存在绝对的客观安全,只有自己感到安全的时候,才可能是安全的,“安全不是客观的,安全是一个需要你自己主观参与建构的过程”。

 

结合“科学是具有局限性”的特点,江晓原认为,全世界有现代形态的气象记录不过100年左右,在此之前根本没有记录,所以我们很难知道一千年前地球到底是什么温度。“在没有任何准确科学数据的情况下,科学家通过树木的年轮,通过地底下取出来的冰等物体来间接推测,这种推测是没有精确度可言的。” 地球的温度存在周期性变化,由于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古代的地球温度,所以科学家也不能清楚地判断地球温度变化的规律,“他们建构了各种各样的模型做出各种推测,这种推测就形成了各种关于气候变化的周期,有些周期长达数十万年,短的则是几千年。周期之间还互相叠加。所以,今天我们说最近50年地球在变暖,它到底是因为工业排放多了导致地球变暖,还是因为这50年地球恰好就在一个变暖的周期上呢?”耐人寻味的是,在全球变暖这个说法变成主流之前,西方的气候科学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主流是论证全球变冷。

 

人工智能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。在江晓原看来,人工智能的威胁可以分三期来看,近期首先是引发大规模的失业,当失业的人数超过传统社会所能承受的比例时,现有社会就会面临严重的考验。中期则是许多科幻小说中已描述过的人工智能失控。但最致命、也是人们目前还没有意识到的远期危害,是对人类文明的终极危险,人工智能把所有事都替人类完成了,到那个时候,人类这个物种可能面临衰退。

 

“科技是一列欲望号特快列车, 没有刹车,却有加速机制。”江晓原总结,就目前的发展形势看,人类社会可能被科持。谁也不知道列车的目的地, 每个人(国家)都无法下车。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这种情况,我们应该习惯平视科学。“科学就像是厨房里的切菜刀。菜刀有用,可以切菜;但菜刀也会伤人,使用时要格外小心。”

 

分享至
(0) (0)
上海辟谣 版权所有 所有文章均为上海观察所有 不得转载 保留所有版权

评论

网友评论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 出品
上海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监制
扫码关注 积分有奖
会员中心
会员登录
账   号:

密   码:

验证码:

记住我
昵称:上海辟谣
积分:0
 
辟谣联盟
注册
手机号码

密       码

确认密码

验  证  码

阅读并接受《用户协议》
找回密码
手机号码

验  证  码

新  密  码

登录
账   号:

密   码:

验证码:

忘记密码?